《天才在左疯子在右》作者高铭携全新力作亮相深圳

2018-05-28 来源:深圳新闻网


深圳新闻网讯 (记者董非)继现象级畅销书《天才在左疯子在右》之后,作者高铭推出全新作品,广受好评的心理纪实推理作品《催眠师手记》系列的第二季,再次成为书市与媒体关注的焦点。5月26日下午,西西弗书店联合北京磨铁图书、深圳梅林卓悦汇举办了高铭《催眠师手记》第二季西西弗书店新书分享会,并且高铭向记者透露,《催眠师手记》系列的影视作品已经在进行中。

高铭曾耗时4年,深入医院精神科、公安部等神秘机构,和数百名“非常态人类”直接接触,写就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《天才在左疯子在右》,一经出版,便受到各界人士及广大读者的欢迎,至今累计销量数百万册。2013年起,高铭持续深入催眠诊所、心理诊所,获悉珍贵一手资料,推出另一部成名之作《催眠师手记》系列,用一个个真实案例,直面当代人的心理底线,寻找现代都市人的心理共鸣。

关注常态人类的非常态精神空间

“其实我并不是刻意去关注精神病人,最初是因为好奇才接触这个群体。”与《天才在左疯子在右》关注精神病患不同的是,《催眠师手记》系列关注了更广泛一类的群体。高铭曾说自己是客观的“社会观察者”,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》写的是精神病患,是“非常态人类”的“常态精神世界”;而《催眠师手记》系列着重展现的,则是“常态人类”的“非常态精神空间”。“天才疯子”中的精神病患,住在医院、看护所、公安机构,虽然危险,但大多“与世隔绝”;而《催眠师手记》中的各个案例的主角,其实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“普通人。“他可能是你是我,他们无处不在,所以他们各自面临的问题也更加值得我们关注。心理是个非常个人的东西,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或者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,因此就会带着偏差的视角去看世界。”

有意思的是,人们常常在影视剧作品中看到的催眠师都略显夸张。“我认识的心理分析师有一个用水晶,剩下的都是对谈,用催眠摆的一个都没有,他们都觉得没有什么作用。大家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都是戏剧化,追求画面越炫越好。”高铭还表示,催眠其实是种强暗示,因此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套模式。

在接受采访时,高铭曾讲过,他希望每个人要学会像精神病人一样思考,打破我们用“正常”和“不正常”的简单标准去划分人群的思维。在《催眠师手记》系列,这种观点得以延续并深化,透过这些正常人的案例,可以发现,其实每个人的精神世界未必如我们以为的那样,那里有太多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东西,人的精神深处,同海洋一样深广,如宇宙一般神秘。

打造如美剧般烧脑的纪实推理档案

真实催眠师的工作既不神秘,书写起来也不好看,一个人心中的逻辑分析,自说自话,会很无聊,所以高铭把这份一个人的工作拆分成两个人的组合:催眠师+心理分析师。高铭用第一人称催眠师“我”的形象出现,两个人的交流碰撞,过程当中反而往往能激发、表达出更多东西,那种潜移默化的逐级递进,透过现象发掘本质的细腻揣摩,反而极有层次感地表达和透露着催眠的真实奥秘。

由于书中案例取自真实生活,原型都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,所以本书将许多案例原型的身份、背景、细节、特征全部打乱,再经过拼图一般的重新处理后创作成书,以此尊重原型受访者的隐私。这种破坏之后的再创造,另本书既保留了纪实档案的真实性,亦增加了如推理小说般的故事性,而高铭也有意顺应这一风格,将《催眠师手记》打造成季播剧的系列形式,每季十余个故事,陆续出版,读者阅读本书,就像在追一部出色而有趣的英剧、美剧。

观察这个世界,用一只眼睛就够了

“观察这个世界,用一只眼睛就够了,另一只要用来多看看自己。”通过大量卷宗的心理分析和催眠案例,高铭发现,在这个所有行业都钻研并企图影响受众心理的时代,现实的残酷让人们无所适从,越来越多的人无法知晓自己的真心。我们见到别人,展示的是自己的脸,可是我们看不到自己的脸,我们展示给别人的,自己却看不到,只能通过照镜子去整理、去修饰,我们通常会问别人: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问的很多,其实就是企图照镜子。

《催眠师手记》希望写出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紧张,还原现代人心理问题背后隐藏的困惑和煎熬,引发我们去思考他人与自己的关系,自己与他人的关系,以及人与世界的关系。“希望读者看了之后,能多把自己的内心摆在镜子前好好看看。了解自己,才能和自己好好谈谈。有些事情钻不钻牛角尖,较不较真,其实更多的还是要不要和自己和解。所以,催眠不是让人沉睡,催眠的目的是把人唤醒,唤醒之后和自己好好谈谈。”

编辑:董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