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际影后朱丽叶•比诺什携音乐剧《生如夏花》到南山 致敬香颂女王芭芭拉

2018-09-06 来源:深圳新闻网

 

深圳新闻网讯 (记者 董非)9月6日,第二届嬉习喜戏艺术节开幕大戏:由国际影后朱丽叶•比诺什主演的音乐戏剧《生如夏花》将如约而至。2017年,芭芭拉逝世20周年之际,比诺什为表达她对芭芭拉的的敬意,特别策划了《生如夏花》的演出,并在阿维尼翁戏剧节上演出。2018年,她带着这个作品时隔9年后,再度登上中国的舞台。作为本次中国巡演华南地区唯一一站,9月5日,在深圳南山文体中心大剧院,朱丽叶•比诺什和大家分享了关于这次演出、关于她对舞台的热爱,以及她对芭芭拉特殊的情感表达。

芭芭拉

“我只想通过我的表演,展现她”——比诺什回忆芭芭拉

Barbara芭芭拉(1930-1997),原名Monique Serf,是法国上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传奇创作歌手之一,芭芭拉与雅克·布雷尔(Jacques Brel )、乔治·布拉森斯(Georges Brassens )一起被称为“法国香颂3B”。不仅作为歌手,芭芭拉还是诗人、演员、社会活动家。

香颂是法语为创作语言的通俗歌曲,它的创作是依据法语的节奏,而不是英语的节奏,因此被认为特别“法国”。香颂的歌词也特别讲究韵味和意境。芭芭拉的作品歌词贴近生活又不失美感,旋律美妙动人。

芭芭拉的舞台形象独树一帜,消瘦又鲜明的脸庞,高瘦的身材,身着黑色长裙,演唱着忧郁的歌曲,讲述爱。她特立独行,追求不受拘束、完全表现自己的理念的表演风格,尤其热爱和观众近距离互动的现场表演。

在比诺什的眼里,芭芭拉是特别的。“她十岁的时候就遭到父亲的性侵,她一生都在用表达她的爱与孤独。但她把自己的痛苦转化成了对艺术的热爱,爱成为她表达的主题。我不知道她最终是不是实现了自己到人生理想,但我愿意站在舞台上,重新找回她的感受。”

《曾有一架黑色的钢琴》(Il était un piano noir)是芭芭拉未完成的自述体回忆录,在她去世后一年的1997年问世,在书中,她回忆了让童年的创伤,成名前的艰辛、成名后的心酸……其实她早已把这些化为了她的歌曲。她不仅吟唱爱情——《我最美的爱情故事》(Ma Plus Belle Histoire d’Amour ),也讲述她的生活——《黑鹰》 ( L’Aigle Noir)、《南特》(Nantes),《孤独》(La Solitude),也表达她对社会的思考——《哥廷根》( Göttingen ),这些经典歌曲至今仍为人传唱。

正如著名古典音乐评论人诺曼·莱布雷希特所言:“她(芭芭拉)的声音从不超过对话分贝,吟唱的都是女人最私密的话题——爱情、死亡和孤独。但一些歌曲成了公共标志。(德国前总理)施罗德曾说《哥廷根》( Göttingen )是德法和好的开始;在艾滋病仍是禁忌的年代,《假如爱到死》( Sida  mon Amour)便抨击了对这种疾病的歧视。只要总统密特朗同意,芭芭拉会去监狱,握住濒死犯人的手。她是法国的戴安娜王妃。她也是一个不卑不亢的犹太人。”

这一切。都为她赢得了之后四十年的忠实观众,这其中就有法国传奇女演员朱丽叶·比诺什。朱丽叶·比诺什一直非常喜爱芭芭拉。在她从事演艺工作后,她和芭芭拉还有了私人的交往。

比诺什回忆说:“舞台是我与芭芭拉交流的地方,她对舞台有着精妙的掌控。记得有次(芭芭拉)演出之后,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只为和她打个招呼。在更衣室,她像蝴蝶一样扑过来拥抱我。她很自由、直率,她热爱生活、活力四射。在她去世前几个月,我还给她写过一份简短的信,想告诉她,她的声音、她的歌曲、她的存在给过我多少感动。她回我的明信片,我把这张明信片像护身符一样珍藏。”

“只有歌唱,我才能走进她。”——尝试歌唱,与芭芭拉对话

和芭芭拉一样,在艺术上,比诺什也是一个才华横溢、“敢爱敢恨”的艺术家。朱丽叶·比诺什曾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我们一直限制自己,我14岁时就陷入了两难境地。我喜欢绘画,我也喜欢戏剧。我以为我必须选择。我把我的困境告诉我母亲的一位画家的朋友。她给我签了一张海报,上面写着:'朱丽叶:选择做任何事!'这总是留在我脑海里。生活要发展、要变化,要敞开去改变、去接受新鲜事物,生活要学会去爱。”比诺什也是这样去做的。她不仅是一个成功的电影演员,还活跃在戏剧舞台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在1998年于伦敦出演的路易吉·皮兰德娄的作品《裸露》以及2000年她在百老汇出演哈罗德·品特的作品《背叛》。后者被提名托尼奖。44岁时,她开始学习舞蹈,与阿库·汉姆合作现代舞蹈作品《in- i 》的世界巡演。

谈及对舞台的热爱,比诺什丝毫不掩饰她的喜爱之情:“我的梦想是舞台的艺术,谁知是电影把我抢过去了。当时很多电影导演来找我,让我去演电影,其实我有舞台的梦,舞台是一种分享的过程,会有一种特别的寂静,和观众一起分享,这是一种美丽的时刻。”

为了《生如夏花》,比诺什还接受了歌唱课程的学习,尽管她并不擅长唱歌,但她还是愿意去尝试:“演出前三个月,我去学声乐,我一开始不敢唱,但我必须唱出来,这样才能真正走进她。”比诺什还对记者表示,一开始自己并没有想过要在舞台上当众演唱。“以前我在孩子面前唱歌,他们都会让我住嘴。刚开始制作人和钢琴家跟我商量是否可以朗诵文本,可是随着一遍遍地排练,我发现如果不唱出来我就永远无法走进芭芭拉的内心,所以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:在去年阿维尼翁戏剧节首演前两个月我开始学习声乐,现在依然边演边学。”

《生如夏花》的演出,以芭芭拉的日记为基础,结合她一生的经历,和那一首首打动人的歌曲,表达她的生活、爱情、痛苦……对于这样的跨界探索,比诺什有着自己的感受,在她看来。不冒险的人生是可悲的。“我喜欢冒险。在舞台上演唱,我当然也会害怕,但我希望自己能挑战如何承受压力。冒险很重要,它可以拓宽我的艺术领域。”

当被问到最喜欢哪个中国导演时,比诺什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贾樟柯的名字。据比诺什说,她和贾樟柯相识15年之久,两人在香港和上海即将有两个项目合作,但目前还没到公开细节的时候。在结束《生如夏花》中国巡演后,比诺什将与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合作电影《真相》。

朱丽叶·比诺什是许多演艺界人士心中的缪斯,更是影迷心中的女神。她的电影代表作《蓝》《新桥恋人》《英国病人》《浓情巧克力》等,影迷都如数家珍。她在银幕上复现的女性在性格及命运中的挣扎,总让人动容,成为很多观众心中的“维纳斯女神”。对于“女神”这个称呼,比诺什不禁笑了:“我和你们一样,有手有脚,同样有一个鼻子、两只眼睛,没什么不同。”

据悉,《生如夏花》作为第二届嬉习喜戏艺术节双开幕大戏由聚橙把这部作品带来深圳,这也是比诺什首次在深圳演出。作为每年秋天的艺术盛事,嬉习喜嬉艺术节秉承“有才、有料、有趣、有名”的“嬉习喜戏四有主义”,力邀包括香港话剧团、电影配乐大师 Peyman、百老汇经典音乐剧《吉屋出租》等名角大戏,以“红·白·蓝”三大主题单元,涵盖戏剧舞蹈、艺术展览、音乐表演等多种形式,辅以观影、分享、艺术讲座等多元活动,为观众奉上长达5个月的精彩艺术盛宴。

编辑:董非